岚狂小独狼

天天放假!

#白嬴#白起视角

*短小不精悍


能挥动我这把剑的,唯他一人。

1.
我叫白起,最强之剑。

2.
儿时的我软弱无能,父王被杀死,自己则成为了实验品。整日浸泡在血池中,那时我甚至觉得,我这么没用的人,倒不如死掉,一了百了。

3.
可那个少年,就这么突然的闯进了我的世界。

4.
那个时候只有他会来看我,得意洋洋地展示自己新学的技艺,明明我比他年长,却一次次被他打倒在地,每当这时,他便会狠狠地嘲笑我一番:“废物就该有废物的样子,赶紧站起来!”(哦,我好像是恋爱了。)

5.
他每天都会来,我似乎成为了他的消遣,但我承认,我从来没有这么期盼过黎明的到来。

6.
就算是这么弱的我,坚持练习的话,也是能成功的吧。不知何时,我开始抱有这种侥幸的想法。

7
.“为何做这么多余的事情,很快,你将变得强大。”我失去意识前听到徐福这么说。

8.
一觉醒来后,我就懵逼了。坚硬的躯壳,令人窒息的皮肤,以及那对血的渴求和足以消灭一支军队的强大力量。

9.
看啊,阿政,我已经成为大人了哦。我能够保护你了。为何露出这副表情,这,难道不好吗?

10.
阿政,我这把剑只为你而挥动,辅佐你,保护你,就是我存在的意义。




我喜欢你。

【许墨x李泽言】礼物

一个小段子
延续以前的风格,真的非常非常短
错过了李总的生日!





最近许墨和李泽言在一起快要一周年了,许墨特地在网上搜了点情侣间的聊天套路来让李泽言高兴高兴,以掩饰许墨没准备礼物的事实。


而李泽言却感觉最近许墨很怪,怪傻x的。
“李总,把手伸出来。”
“……干嘛?”
“你先把手伸出来嘛。”
李泽言抱着许墨肯定是要给他看手相的心情,伸出右手摊开等着许墨回答,许墨却一把抓住他的手与他十指相扣:“抓住你了!”
李泽言:“……”

想吐。


又比如说,许墨动不动就让李泽言吃糖,李泽言接过糖揣兜里一直没吃,回到家也只是悄悄地藏在柜子里,终于有一次忍无可忍说道:“我不爱吃甜的。”
许墨像是等他这句话等了很久,笑得更加灿烂了:“也对,我们都这么甜了,没必要再吃糖了。”
李泽言:“……”


想打人。



许撩撩偷师学艺来的撩人技巧对李怼怼无效。



于是两人陷入一种微妙的尴尬中。
许墨:恋人太难撩怎么办?
李泽言:恋人总是尬撩我怎么办?
魏谦:干嘛每次都带上我,我不想看这对狗男男了!!!


眼看着交往一周年的日子迫在眉睫,许墨有些慌慌的,究竟应该送什么好?一场美妙的约会?一个热烈的吻?或者一次刺激的不可描述?成功率好像很低……于是智商高达一百八的许墨教授决定就最后一个提案征得华锐总裁的同意。

然而他根本没有想到直接去问李泽言的话,根本就没有成功率。



“泽言,你有什么喜欢的东西吗?”许墨问出这句话就后悔了,李泽言作为霸道总裁的典型代表,有什么是他买不到的。

“……干嘛突然问这个?”
李泽言看着面前面无表情的恋人,一时间猜不透他的想法,虽然之前也没猜透过。

“马上就到一周年纪念日了,我想给你一个惊喜。”等等直接说出来是不是就不算惊喜了……

你都告诉我了还有什么惊喜???李泽言都懵了。

“所以,你有什么喜欢的东西,我可以送给你。”许教授已经开始破罐破摔了啊??!


李泽言懵了一会才反应过来,自家教授是想要送礼物给他,只是不知道送什么,他眨眨眼,嘴角不经意勾起一抹微笑,细细端详着许墨的脸:“我是总裁,许墨教授,我有钱的,真的。”


许墨突然笑了,拉近两人的距离轻轻说道:“我知道。”

“我不要礼物,许墨。”李泽言蹭上许墨的鼻尖,画面有些色♡情,许墨呼吸不由得一滞,“我要你。”










在两人相爱一周年纪念日的前一天,爱情骗子许撩撩被怼天怼地怼空气的李怼怼撩了。








然后在那天晚上,李泽言才体会到,撩人是要付出代价的。

【许墨x李泽言】玩个花吐梗

我就喜欢办公室,打我啊!!!
不虐,甜。

“咳咳咳……”独自一人在办公室翻看文件的李泽言感觉喉咙瘙痒,随即爆发了一阵咳嗽,他赶紧捂住嘴,平复了一下胸口的不适感觉,紧握的手中出现了几片柔软的物件,他摊开手注视着上面殷红的花瓣:“玫瑰?”李泽言长这么大个人第一次觉得不可思议,正思索着如何才能从梦中醒来,他又咳出好几片玫瑰花。


于是打开新世界大门的李泽言想都没想毅然决然地拨打了许墨的电话,而许墨几乎是秒接:“你好,我是……”

“来我办公室,现在,立刻,马上。”
未等许墨回答,李泽言就把电话挂了。

许墨听到电话里传来“嘟嘟嘟……”的忙音,他放下手机看着上面的备注,无奈地笑了笑起身去到李泽言的办公室。


于是许墨也打开了新世界的大门。


看着地上铺着的大把大把玫瑰花瓣,偶尔有几朵完整的花,他承认,他第一眼还以为李泽言要向他求婚。


“怎么现在才来!不是让你……咳咳咳……”李泽言又咳出几片花瓣,将一切看在眼里的许墨勾唇恢复了以往的微笑:“李总,你这是绝症啊。”

居然不是向他求婚的失落迫使许墨怼了他一句。

“真的?”许墨认真的口吻和铺天盖地的玫瑰花瓣使李泽言不得不相信他的话。

已经在心里筹备后事的李泽言:这件事还是不要让制作人知道比较好……还有……

“李总,李总?”许墨看面前的人强装镇定的模样有些好笑,出声喊了他几句。
见人还是无动于衷,许墨叹口气,尽量使自己的声音放小:“其实还是有解决的方法的……”

“嗯?”这回李泽言倒是听得清清楚楚了,他双手抱臂靠在椅子上,假装自己不在乎的样子。
“只是需要真爱之人一个吻,我想这对李总来说并不是什么难事,您的小迷妹还是挺多的。”许墨的微笑在李泽言眼中有些欠揍。喜欢的人?李泽言飞速在脑袋里寻找这个词汇的释义,但他发现一个更要命的事情,他在想这件事情的时候,脑子里出现的第一个人竟然是……许墨。

“难度挺大。”李泽言强忍着喉咙的不适,沙哑的声音艰难地吐出这几个字。

“我觉得还ok。”许墨盯着李泽言的薄唇说道。制作人的话,骗一个吻应该不难,这种人渣想法第一次在许墨脑海里出现,他摇摇头将这种想法甩出去,因为他其实更希望李泽言喜欢的人是许墨自己,“不过要是亲错了人的话,被亲的那个人也会染上同样的病。”

“不如我们先试试?”许墨弯下腰凑近坐着的李泽言,“正好我也正在研究这种病。”李泽言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顺便也为许墨这种为科学献身的做法感到敬佩。
正在他思索的时候,许墨挑起他的下巴在他的唇上印上一吻。



气氛凝固了。

奇怪的是,李泽言喉咙的不适感消失了,但他还是象征性咳了几声,他抬眸瞥了一眼许墨,恰好捕捉到他眼底闪过的一抹失落。

“祝您好运。”许墨恢复温柔的笑容,转身正欲离开,却被李泽言抓住了衣摆。

“咳,喉咙里还卡了一片花瓣……”李泽言目光瞥向别处,别扭地说出傲娇的台词,惹得许墨一阵轻笑。


于是他转过身,抓住李泽言的手十指相扣:“再来一次吧?”




门缝边看完全程的魏谦默默关好了门。


魏谦:“总裁我什么也没看见!QAQ”
李泽言:“扣工资。”

【许墨x李泽言】我在。



他见过太多李泽言的表情了

有工作时认真的样子,有达成目的时自信的样子,有被他调戏时恼羞成怒的样子,有明明喜欢却憋红脸不承认的样子……而这些,无一不让他心动。

可许墨从未看见过李泽言如此脆弱的模样,好看的眉毛紧皱,眼下有一层淡淡的淤青,嘴唇有些发白,领带歪歪扭扭地系着,在模糊的月光的照耀下显得疲惫和孤独。也是在这样的夜里,许墨一不在李泽言的身边,李泽言就总喜欢工作到深夜,一般工作到一半就会接到许墨催他去睡觉的电话,只是李泽言从来不听。



“我找到她了……”李泽言喃喃道。
“我知道。”许墨站在他办公桌对面微笑着回答。
“可是我把他弄丢了。”李泽言用双手蒙住脸,不让自己太过于难堪,“那个白痴……”

眼前这个人与那个高傲的华锐总裁有太大的反差,不由得,许墨想抱抱他。

于是他伸出双手去拥抱李泽言,却穿过了他的身体,许墨笑意更甚,可那脸上的笑容竟显得有些落寞,他轻轻地,生怕打扰面前的人一般说道:





“我在,我一直都在。”






还是短小,虐不起来……

【许墨x李泽言】再有趣的研究,也比不过你半分。

恋爱中小情侣设定x
“再有趣的研究,也比不过你半分啊,李总。”

  许墨这几天都没有来华锐,这让李泽言十分惆怅,他也不知为何,可能这就是傲娇吧。

  只是魏谦这几天发现总裁越来越暴躁了……
  “这咖啡谁煮的?”
  “策划案根本就是乱来,不批。”
  “这种小伎俩也敢拿出来,出去。”
  总裁最近话变多了,怎么办,急,在线等!

  于是在李泽言说了今天第四句幼稚之后,许墨敲了敲门擅自推开走进了他的办公室。
  “李总,我有件事要跟你谈。”
  “不谈,出……”坐在电脑椅上正埋头思索的李泽言想都没想就回绝了,但很快他就反应过来跟他说话的人正是他心心念念的恋人许墨,刚要出口的“去”被活生生咽了下去。
  许墨的脸上挂着一如既往的微笑,他走到李泽言旁边,伸手将李泽言的椅子转向他的面前与对方四目相对,将自家总裁一闪而逝的惊愕尽收眼底,互盯了半晌,许墨才缓缓说道:“不谈事情,谈个恋爱总行了吧,李总?”慵懒性感的低音炮,Get√!

  李泽言似是被人说得有些许羞躁,脸上波澜不惊,轻咳了一声说:“现在是上班时间,你的研究做完了吗,许教授?”
  许墨注视着人急速变红的耳尖,低低地笑了几声,抬手抚上人的面庞:“再有趣的研究,也不过你半分啊,李总。”
  然后许墨就被赶出来了。
  “幼稚。”办公室里仅剩李泽言一个人,他扶额叹了一声气接着说道,“白痴……”
 
于是魏谦又受到了新一波的打击。
  总裁话变少了,但嘴角却时不时上扬,太可怕了!怎么办!!在线等!真的急了!!!